汉匈生物战揭秘:战神霍去病感染病毒早夭_西陆网_1

汉匈生物战揭秘:战神霍去病感染病毒早夭_西陆网
汉匈生物战揭秘:战神霍去病感患病毒早夭人类历史上最早运用生物武器进行的战役,来源于汉武帝后期的汉匈之战,是匈奴人所最早运用。因为缺少有用抗疫手法,自武帝后期开端,从西汉中期直到三国、魏晋的二百余年间,这种盛行恶疫呈10—20年的周期重复发生,一再不已,绵延不断。在政治、经济、宗教、文明以及医学上,均对中国历史发生了极端深远的影响和改变。在武帝年代汉匈战役之后期,因为汉军攻势强烈,“匈奴闻汉军来,使巫埋羊牛,于汉军所出诸道及水源上,以阻(诅)汉军。”征和四年汉武帝闻名的“轮台诏”中说:几年前匈奴将战马捆缚前腿送放到长城之下,对汉军说:“秦人(按此即西语china即“秦人”之称的来源),你们要马,我送你们战马。”(上述材料参看何新《中国历史与国民认识》)而所捆缚的这些战马,是被胡巫施过神通的马匹。所谓神通,其时称为“诅”或“蛊”。实践便是染上草原所特有、汉地所没有的病毒的带疫马匹。汉人将此马引入关后,遂致人患病。埋牛羊如何能阻挠汉军攻势呢?本来这些羊牛也是被胡巫“诅”过的,汉军触及或食用或饮用过设置牛羊尸身的水源,就会大染疾疫,使戎行损失战斗力。明显,这些牛羊是被胡巫作过特别毒化处理的“生化武器。”这是人类历史上见诸记载的第一代生化武器。匈奴将马匹和牛羊尸身染致患病者的分泌或分泌物(即“诅”、“蛊”)后,将动物或动物尸身施放给汉军。汉军患病后,其分泌物又经过老鼠及牲畜向内地重复传达。由此即引发了自公元1世纪至4世纪前后数百年间在中原地区重复发生的“伤寒”瘟疫。